• 当前位置: 小说频道 » 另类其它 » 爱的漫画屋


    我是个漫画收集狂,只要是封面看中意的我就会买,特別是港版的漫画。
    在我的学生时代里,有一间我常去的漫画店,就叫什么阿X漫画便利屋的好像
    ,全省都有连锁店。
    那家店的主人是一位三十出头的阿姨,她的脸上常挂着和蔼亲切的笑容,迎接
    着客人的光临。
    我从高一开始就从那家店进出了,不光是因为那里进书的速度快,而且我也相
    当喜欢那位阿姨。
    阿姨长得不算漂亮,但她那亲切的微笑以及适时的问候,才是令客人们觉得贴
    心的地方。
    我和阿姨算得上十分熟稔,原因是因为心急的我常常跑去等待新书的出版,几
    次后就和阿姨聊上了。
    因为阿姨总是一个人在顾店,所以我常常陪她聊天。不知不觉中,我几乎每天
    下课后都往那跑。
    在进门前,我总是看见阿姨戴着一副眼镜,看着电视打发时间。
    但当我一进门,阿姨便会露出一贯的笑容,热切的招唿着我,和我谈起当天发
    生的趣事。唯一不同的是,阿姨对我的事了如指掌――因为我把一切都告诉了她,
    而我对阿姨却是只知其一、二罢了。
    因为阿姨什么都沒说,而我也不加追问,所以我就连阿姨结婚了沒有也不知道

    我和阿姨便维持着既像母子、又像姐弟一般的亲密关系,直到我交了女朋友为
    止。
    刚有了女朋友的我,马上把有关漫画店的事抛在脑后,和我女友就像蜜糖似的
    腻在一起,一直到我上了我女朋友之后。也不知道是什么原故,初尝性爱滋味的我
    ,脑海中竟然三不五时就出现阿姨那张和蔼的脸。
    初时我一点也不在意,但是每当和我女朋友亲热之际,我竟然心不在焉的幻想
    着阿姨的裸体。在我要进入女朋友的体内时,心中竟然涌出一股强烈的慾望:我希
    望她是阿姨。
    事到如此,我才知道阿姨对我是那么的重要,而我是那么的想占有她,那么的
    想和她做爱。
    那天下午,我女朋友要去学校练习啦啦队的舞蹈,我则趁着这个难能可贵的空
    档,跑去了漫画店。
    “啊!家伟,你好久沒来啦!”对于我的突然来访,阿姨似乎有些吃惊,但随
    即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    我搔了搔头,说道:“是啊!最近……这个……有点忙。”
    呵呵!是交了女朋友了吧!什么时候带来给阿姨看一看啊”阿姨微笑着说道

    我脸上一热,马上否认道:”才……才沒有咧!啊,我那么久沒来,阿姨很无
    聊吧”
    我适时的拉开话题,坐上柜台边的椅子,你一句我一句的和阿姨闲聊起来。
    由于害怕被阿姨发现我的心思,我说话之时总是谨慎的回答,但这样却又显得
    有些心不在焉。
    谈了一会儿,阿姨问道:”家伟,你有什么事吗.可以先走啊!”
    我心里一跳,回道:”啊……沒事沒事。”这时我心想再拖也不是办法,倒不
    如干脆一点。
    ”阿姨,阿姨结婚了吗……”虽然我开门见山的问道,但我也知道问这种问
    题,对双方都有点不好意思。
    阿姨脸色微微一变,笑着说道:”还沒啊!阿姨嫁不出去啊!”
    我心中一喜,却也有点惊讶的问道:”怎么会像阿姨这样的女孩子……”
    阿姨笑道:”阿姨又不好看,怎么又会有人要我呢”
    ”才……才不会,阿姨很漂亮的。”这句话虽然是违心之论,但在那时我的眼
    中所见,阿姨的确挺美的。
    有哪个女人被称赞而不高兴的阿姨喜上眉梢,笑道:”真的啊那等你长大
    后,阿姨嫁给你好啦!”
    这虽然只是句不具任何意义的戏言,但看着笑脸盈盈的阿姨,我心里泛起了异
    样的涟漪。
    ”阿姨,那你做过爱吗”连我自己都难以自信的话脱口而出,阿姨顿时止住
    了笑容。
    我见气氛尴尬了起来,连忙打个圆场道:”哈哈!我随便问的啦,阿姨。”
    阿姨的脸色倏地缓和下来,说道:”是吗其实,阿姨告诉你也沒什么关系啦
    !”
    她接着说道:”高中时,我和一个学长曾发生过关系,可是那时他弄得我好痛
    ,然后……”
    阿姨说到这里,突然满脸通红的捂住嘴巴,原来阿姨一时忘形,竟然多说了后
    面那句。
    我连忙追问道:”那阿姨之后还有做过吗”
    阿姨放开了手,说道:”沒有了。”
    这虽然令人难以相信,但当时的我却沒有丝毫的怀疑。
    就这样沈默了一阵子,阿姨突然满脸笑意的说道:”家伟,你该不会是和女朋
    友……想叫阿姨提供意见吧”
    我心中简直啼笑皆非:你的经验比我还少,又能做什麽有用的建议了但是该
    把话说清楚的时候了。
    我鼓起勇气,正色说道:”不,阿姨……我是想和你……和你做爱……”
    阿姨就像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字句似的,张大了眼睛看着我,一脸的不可思
    议。
    我缓缓接道:”阿姨,是真的……”说完便闭上了眼睛,实在有点后悔自己的
    冲动。
    后悔、惭愧、羞辱、抱歉……五味杂陈的心情,互相交集碰撞。真是太该死了
    !我一点也沒考虑到阿姨的心情。
    本以为会挨上一顿骂、甚至挨上一两个巴掌,谁知道只听见阿姨在我耳边轻轻
    的一句:”那好吧。”
    我心中顿时狂喜无限,马上睁开了眼睛,却见到阿姨羞红的半边脸,她正按下
    了店门口的铁卷门开关……
    铁卷门才拉下至一半,我却再也掩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喜悦,扑上去一把抱住阿
    姨,在她脸上又亲又吻。
    阿姨在我耳边唿出的热气,渐渐的变成了呻吟声,她也开始在我的面颊上磨蹭
    起来。
    我将手鉆进阿姨的T恤中,顺着阿姨光滑的肌肤滑上,抚摸至阿姨的乳房。
    这时的我早已是兴奋异常,正一把就要将阿姨的上衣翻起之时,阿姨却一把的
    拉住我的手。只听得阿姨娇羞的轻声说道:”家伟,你要知道,阿姨是因为你才…
    …不是你,阿姨不会的。”
    我点了点头,阿姨便将T恤一把脱下,露出了她上半身的半裸肉体,除了那两
    团被粉红色裹住的嫩肉。
    阿姨的乳房并不大,但在胸罩的扶持下,显得相当的饱满。
    我将嘴贴上阿姨的红唇,用舌头小心翼翼的探进阿姨的口腔内。阿姨似乎吓了
    一跳,但很快的会意过来,随即递上自己的舌头与我交缠着。虽然阿姨显得有些笨
    拙,但与阿姨舌头的香甜接触,让我更是有如火山爆发,不能自己。
    我的手伸到阿姨身后,轻巧的解开胸罩的扣子,接着用手伸进胸罩内揉弄着阿
    姨柔软的乳房。
    我离开阿姨越来越渴望的舌头,用嘴叼起阿姨胸前唯一的掩饰,甩在一旁。
    看着阿姨有如白玉般,浑圆润泽的奶子,我忍不住低下头,用舌头在浅褐色的
    乳头上画圈圈。久未经人事的阿姨全身颤抖起来,口中含煳不清的呻吟着。
    我用手把玩着方才舔舐的乳头,笑嘻嘻的说道:”啊!阿姨好色,奶头硬起来
    了呢!”
    阿姨却不说话,摇了摇头,低低的哼着喜悦的音符。
    由于阿姨下身穿的是件略嫌宽松的休閑裤,所以我的手很轻易的从裤管伸进去
    ,隔着阿姨的内裤抚弄。
    如此的上下夹攻,阿姨很快地便把持不住,呻吟声渐渐提高,下体也湿了一片

    我解开阿姨腰间的钮扣,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从阿姨的身上扯下。
    最先在我眼前亮相的,便是阿姨的阴部了,上面附着着淡淡稀疏的阴毛。
    我扶着阿姨坐上椅子,将她的双腿往外分开,仔细的观看属于阿姨的美妙私处

    我用手将阿姨的私处轻轻剥开,里面就像未曾受到开发般,是一片桃红色的湿
    润乐土。我伸出舌头将阿姨的阴核轻轻拨动,阿姨就像套好招似的发出了甜美的哼
    声。
    经过了一阵的舔舐,阿姨的体温渐渐的升高,原本雪白的肌肤也慢慢的泛出了
    红润的色泽。
    我离开了阿姨诱人的嫩稚禁地,那是因为我的肉棒早已胀得难以忍耐,它迫切
    的需要慰藉。
    我很快的脱光身上的衣物,随着我的裤子滑落,阿姨露出吃惊的神情说道:”
    家伟,好大啊!”
    这对性爱缺乏的阿姨或许大了点,我扶着肉棒说道:”阿姨,会口交吗”
    阿姨有些羞涩的点点头,蹲在我的肉棒前面,又爱又怜似的轻轻握住,有些颤
    抖的伸出粉红色的舌尖。阿姨先轻轻的在龟头上舔了一口,但这对来说却已有说不
    盡的说服受用,忍不住的哼了一声。
    阿姨就像是受到了鼓励,舔了几下之后,一口含进我半根肉棒,缓缓的吐弄起
    来。这虽然比不上我女朋友的服务,但我还是怀疑的问道:”阿姨,你怎么会的

    阿姨吐出我的肉棒,轻声说道:”我……看……A片学的……”
    这给了我一个震撼,一想到平日亲切和蔼的阿姨竟然也会看A片,我在阿姨手
    中的肉棒又膨大了一些。
    我忍不住又问道:”那,阿姨想要的话,怎么解决”
    正在认真吞吐着的阿姨再次离开我的阳具,羞红着脸说道:”我……我会手淫
    ……”
    又是一个凭空霹雳。
    我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台电视机,萤幕上的男女正火热的交缠着,展现着他们
    强烈的肉慾。而萤幕前的女人,也不甘寂寞的抚慰着自己,为自己带来快感的愉悦
    。而那个女人,就是阿姨。
    而看着眼前身下正用嘴带给我肉棒快感的人,和A片中女主角以同样动作取悦
    男人的女人,也是阿姨。
    我的肉棒顿时一个忍不住,连珠炮发的将精液一股股的灌进阿姨的喉咙里。
    阿姨发出了痛苦的呻吟声,似乎大量的黏液让她觉得恶心。
    一番激射后 ,我将肉棒抽出阿姨的口腔,阿姨连忙抽出几张面纸,”呸”的一
    声将一口浓精吐在面纸上。
    阿姨接着用面纸轻轻擦拭着肉棒,经过阿姨轻柔的抚摸,才射过精的肉棒依然
    显得精神奕奕。
    由于阿姨是跪在地上,我便走到她的身后,抬起她的臀部说道:”阿姨,我要
    插进去!”
    阿姨显得有些慌忙,急急的说道:”为……为什么要用这种姿势啊”
    我将肉棒抵在阿姨湿嫩的洞口上,说道:”阿姨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    先前的一切,对我而言就有如置身梦境般的幸福,直到要真正和阿姨交合的时
    候,我不禁紧张了起来。
    我将腰缓缓下沈,顶在洞口的肉棒也慢慢的沒入阿姨的蜜壶中。
    ”嗯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”阿姨发出了喜悦的鸣叫,我也因为阿姨体内紧缩的
    嫩肉而舒爽万分。
    阿姨的紧密度简直和我的女朋友沒有两样,只是阿姨的比她润滑湿腻的多了,
    两人一比,优劣立分。
    ”啊……阿姨好温暖……”我由衷赞嘆了出来,当时的我只觉得世上最完美的
    蜜就在阿姨身上。
    被阿姨柔嫩湿热的阴道包围着,心神俱醉之际,我扶住阿姨的腰,本能的抽插
    了起来。
    ”嗯哈……嗯哈……哦哦哦……啊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啊……家伟……”在
    阿姨销魂的呻吟声着,我清醒了过来。
    我摆动着腰际,说道:”阿姨很,很舒服吧”
    这时的阿姨已经气喘吁吁了,呻吟道:”嗯……啊啊……是啊……嗯嗯……哦
    ……家伟好棒……嗯……喔喔……”
    看着周遭琳瑯满目的漫画书,若不是胯下的快感明确的通知了我,我真以为是
    春梦一场。
    ”哦哦……嗯嗯嗯啊啊……嗯哈嗯哈……啊啊……唔唔嗯……啊啊……”随着
    我抽插的加速,阿姨的唿吸也跟着急促起来。
    我有意要逗弄阿姨,说道:”阿姨,你的洞洞好骚啊!还在”噗吱噗吱”的流
    着水吶!”
    阿姨低声的哼道:”嗯嗯……別……再说啦……嗯嗯……也……別看啊……啊
    ……”阿姨的肉洞吸得更紧了,似乎也兴奋了起来。
    我将身体往前伏,双手抓住阿姨的一对奶子,说道:”阿姨,连奶头都硬成这
    样呢!一定很爽吧”
    ”嗯啊啊……別说了……啊啊……好……难为情的……啊嗯嗯嗯啊……哦哦嗯
    ……嗯哈……啊啊……”阿姨甩着头髮,激情的呻吟着。
    我将手重新扶上阿姨的两片臀部,大弧度的插干起来,”噗啪噗啪”的声响传
    遍室内……
    沈浸在快感中的阿姨也摇摆起她的腰身,配合着我肉棒的进出,一步步的朝终
    点迈进。
    ”嗯啊啊……嗯……家伟……哦哦……家伟是……第一次吗……嗯……啊啊哈
    ……嗯哦……唔唔……嗯啊啊呀……”阿姨咬着牙问道。
    我略一思量,说道:”是啊!是……第一次,因为我……最喜欢阿姨了,第一
    次要给阿姨才行。”
    阿姨大喜,呻吟道:”嗯嗯……啊……阿姨……也是……喜欢你的……嗯嗯啊
    啊……唔唔嗯嗯……阿姨要高……潮了……啊啊……嗯啊哈……”
    阿姨的身体勐然抽搐,阴道内的压缩就像要把我的精液榨出来似的,一股股磙
    烫滑腻的黏液浇淋而下。
    ”啊……忍不住了……阿姨……我也要射出去了……”阿姨穴热情而强力的压
    挤让我再也难以压抑射精的需要。
    ”唔啊……嗯嗯……沒关系……你就射在……嗯嗯……里面吧……啊啊……嗯
    嗯……啊啊……”阿姨发出了许可的命令。
    ”啊……真的可以吗!……”来不及确认,我的肉棒一颤,已经将强劲浓稠
    的阳精一发发射进了阿姨的深处。
    良久良久,我才抽出了肉棒,倒在阿姨的身上,紧贴的肉体向彼此传递着方才
    激情的愉悦感。
    阿姨温柔的看着我,说道:”家伟,你才十五岁吧年纪小小,就这样的厉害
    ……”
    我便油嘴滑舌的回道:”阿姨也才三十岁吧但是看起来,做起来却也和十五
    岁的沒什么两样。”
    说完,我们俩都笑了起来。
    一会儿后,阿姨的手伸往我已经软掉的肉棒,柔柔的套弄起来。眼看肉棒逐渐
    的恢復精神,我连忙说道:”阿姨……不行啊……这样又会……”
    阿姨不等我说完,手握着硬挺的阳具,躺下身说道:”这次,要用正常体位喔
    !”
    我无奈的耸了耸肩,再次的跨上阿姨的身体。
    那是一个愉快的午后,只属于我和阿姨的愉快午后,我们在两人的漫画屋中纠
    缠不休……直至精疲力盡。后来我才知道,阿姨是不孕的,难怪她沒结婚,也难怪
    她愿意让我在她的体内射精。
    和阿姨发生关系后,在我进店门之前,我常常看见阿姨的眼睛里流露出寂寞的
    神情。
    或许她想要有个归宿吧!而我,对她而言是不可能的,但我却不这么认为。
    我和阿姨差了十五岁,当我二十岁之时,阿姨也才三十五岁,到那个时候……
    我一定要捧着一束花,到我最常去的那间漫画屋中,属于我们俩的爱之屋,告
    诉那位美丽的女主人:”请你嫁给我。”